97312sifajuyetou.jpg

郭瑞同志现任西城区月坛法律服务所主任,兼任中国法学会会员、北京市妇女法学会会员、西城区法律援助中心老年分中心暨西城区老龄工作委员会老年维权工作站的主要负责人、西城区月坛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2001年当选为西城区第九届妇女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委员并连任至今,2003年当选为第十一届西城区政协委员并连任第十二届、十三届政协委员至今,并且担任港澳台侨民族宗教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郭瑞同志曾荣获“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北京市三八红旗奖章荣誉称号“北京市法制教育先进个人”、“西城区法律援助先进个人”、“西城区妇联优秀执委”、“平凡女性,感动西城十大典型人物、首都巾帼志愿者之星荣誉称号北京市万名孝星”、“西城区志愿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郭瑞同志自1990年从事社区法律服务工作以来,始终坚持用法律维护公平正义,用真情服务弱势群体,为社会的和谐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

   

为百姓疾呼,为政府把脉

 

郭瑞同志身上有众多头衔,特别是她作为区政协副主任委员和区妇联执委,承担了大量社会公益事业,在做好法律服务工作的同时,她不辱使命积极参政议政,为百姓疾呼,为政府把脉。她参加了区政协组织的《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如何发挥宗教作用》、《西城区平安社区建设情况》、《关于社会救助工作情况》、《民族团结创建活动的报告》等课题的调研活动,为政府制定保持社会和谐稳定的政策措施提供了决策依据。

近年来,她还通过调查研究,撰写了多篇有影响力的调研文章。例如《积极探讨社区矫正工作思路,推动遵纪守法教育》、《中老年再婚妇女权益受侵害现象剖析》、《构建和谐法治社会》、《进一步加强低保工作的规范管理和监督检查的建议》、《加强法官队伍建设,提高法官队伍素质》、《目前涉老维权纠纷的难点和建议》、《关于发挥政协界别作用的若干思考》、《关于加强完善我区人民调解多元化,化解社会矛盾纠纷体系建设的建议》(该文在2009年西城区政协议政会上做了典型发言)等。此外,郭瑞同志还参加了《关注婚姻》、《购房指南》、《诉讼实务》、《为了孩子》等普法丛书的编篡工作,并将全部稿费回购成书籍,赠送给街道、社区、居委会及广大居民。

郭瑞同志在协助政府有关部门开展法律宣传活动上,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从“四五”普法进社区那天开始,她和所里的同事们开展普法活动就没间断过。从街道干部到武警部队,从社区专干到普通居民,从青少年到外来务工人员,从城镇到乡村,只要有需要,有要求他们都会有针对性的进行讲课,收到了非常好的社会效果。

郭瑞同志积极参政议政,她对党忠诚、对政府负责、对人民群众无限热爱的精神和行动,得到了各级党政领导的肯定、社会的认可、百姓的欢迎。

 

开展普法便民服务  积极化解矛盾纠纷

 

郭瑞同志在社区法律服务第一线工作近二十年,平均每年要接访各类法律咨询愈百余次,她所在的法律服务所为社区居民提供24小时电话咨询、免费面询,并通过举办法律知识讲座、诉讼代理等多种形式的开展便民法律服务。对身体不便的老年人,不仅提供上门咨询、代书服务,还亲自接送老人到法院开庭。多年来接待涉老权益案件、涉妇女权益案件近百件,保护了老年妇女的合法权益,为完善社区法律服务工作和构建和谐社会做出了较大贡献。近年来,她还利用业余时间,应北京电视台《生活广角》、《第三调解室》栏目的邀请作为专家参与调解了数十起纠纷。

    郭瑞同志除了日常法律咨询、代理工作,还在每周五下午参加西城妇联维权工作站及展览路地区的公益法律服务室的值班接待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当事人排着队等着咨询。她认真地对待每一位来访当事人,尤其对于那些通过打官司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或者对判决结果不满意的当事人,耐心地讲解法律规定,进行心理疏导,情法相融,平复他们内心的疑虑,帮助他们答疑解惑,引导当事人对法律问题的正确理解。很多当事人的感受是:听了郭主任的劝说,心里痛快了,表示要息诉停访。判决书解决不了的问题,在这里得到了较好解决,有效地化解了大量社会矛盾。

           

视群众如亲人  努力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

 

近年来,郭瑞同志承办了多起涉老维权案件,这些案件大都是难度大、时间长,当事人大都是老弱病残等弱势群体。例如:家住西城区某街道的一位高大妈,1996年再婚嫁给了李某。前几年房屋拆迁时,李某趁着高大妈不在家的时候,私自与开发商签订了“放弃拆迁补偿,一切财产权益归李某女儿享有的”协议书。同时将高大妈的生活用品搬到了一间临时承租的房屋,李某也没了踪影。高大妈通过媒体找到了郭瑞同志,要求帮她解决拆迁和离婚的问题。郭瑞同志多次通过公安机关和直接与开发商协调,均未奏效。于是开始了为高大妈争取拆迁款的诉讼。经过长达四年不同案由的诉讼,高大妈终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拆迁款,并解决了大妈的离婚诉讼。老人激动得握着郭瑞同志的手热泪盈眶的说“太感谢郭主任了”。    

还有一位刘大妈,30年前带着6岁的女儿嫁给了赵某。2001年老伴去世后,养子强行要求刘大妈签了一份“全部财产归养子所有”的协议。协议签订后,刘大妈觉得自己受委屈了,便拿着协议找到郭瑞进行咨询,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那份财产。自2002年开始,郭瑞便与75岁的刘大妈一起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这官司一打就是八年,不同案由的判决书就有8份。开始刘大妈身体还算不错,可以自行坐车到法院开庭,过了几年,刘大妈渐渐走不了了,每次开庭,郭瑞都是亲自开车去家里接她;到后来刘大妈实在下不了楼,郭瑞就与所里的年轻人一起将老人背下楼,接到法院开庭。虽然官司打起来非常艰难,但是,为了刘大妈能够有自己的房子养老,让她老人家能够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郭瑞和她的同志们一直努力坚持着。随着案子的进展,刘大妈逐渐看到了希望。2006年刘大妈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郭瑞又帮助联系养老院,老人住进养老院,又帮助她把房屋出租以补贴养老院的费用。郭瑞还经常去养老院看望她,给她买爱吃的食品和喜欢的衣服。尤其是在刘大妈住院期间,心里一直挂念着刘大妈,长了褥疮,亲自去给她买防褥疮的气垫床;不能进食了,就将家里的榨汁机拿到医院为刘大妈做鼻饲...那些日子,郭瑞和同事每周都要去医院看望刘大妈。在刘大妈弥留之际,每次看到郭瑞来看她,都会露出孩子般的微笑,高兴地说:我妈妈来了,妈妈来了。每每听到这些,郭瑞的眼圈总是红红的。2010年官司打完了,刘大妈得到了她应该得到的,但只可惜,她没能享受到这得来的一切。郭瑞处理了刘大妈的后世,亲自挑选了骨灰盒将刘大妈送到殡仪馆,看着工作人员将她送上灵车的那一刻,忍不住的泪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她感叹八年的努力,换来了老人的安心,然而,这一切来的又太迟了……

2014年9月的一个星期五下午,在郭瑞值班的西城区行政服务中心妇女维权窗口,来了一位80多岁的张大妈。见到郭主任就委屈地说:郭主任,我可能是被骗了。说着说着眼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流。原来,老人是因为和后老伴的子女有矛盾,后老伴提出和她离婚,她一时不知道高怎么办,就到景山附近找了一位律师进行咨询。后来这个律师给老人介绍了另外一位“律师”。张大妈找到这位“律师"进行咨询后,收了张大妈2000元,并告诉张大妈开庭之前再交5000元。此后,张大妈在与其联系,对方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与张大妈见面。后经社区推荐,张大妈找到郭主任。听完了张大妈的陈述,再看看“律师”给她写的收条。郭主任断定这不是一个执业律师。于是根据张大妈提供的“律师”姓名,当即与北京市司法局、东城区司法局以及景山司法所进行联系。经过调查了解,根本没有这个律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联系。郭主任找到了将张大妈介绍给这个“律师”的律师,与该律师核对情况之后,律师找到了那位冒牌“律师”。原来这个"律师"是某咨询公司的职员。经协商他们同意马上将2000元退换给老人。张大妈一个小时后就拿回了这2000元。在郭主任的指导下,老人已经结束了这次离婚诉讼。

如今郭瑞同志已年过半百,仍然工作在法制宣传和法律服务工作第一线,为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平安西城默默地工作着,奉献着。


版权所有:北京市西城区司法局

最佳观看效果:1024*768;IE5.0或以上版本